<sup id="x7c6n"></sup>
            <div id="x7c6n"><tr id="x7c6n"></tr></div>
            <dl id="x7c6n"><ins id="x7c6n"></ins></dl>
              <progress id="x7c6n"></progress>

                <sup id="x7c6n"></sup>
                <div id="x7c6n"><tr id="x7c6n"><object id="x7c6n"></object></tr></div>
                  <div id="x7c6n"><tr id="x7c6n"></tr></div>

                    <progress id="x7c6n"><tr id="x7c6n"></tr></progress>
                      <dl id="x7c6n"><ins id="x7c6n"></ins></dl><progress id="x7c6n"><span id="x7c6n"><object id="x7c6n"></object></span></progress>

                      您的位置:新文秘網>>畢業論文/文教論文/規章制度/>>正文

                      論文: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在我國刑事訴訟中的確立與完善

                      發表時間:2018-9-22 17:23:57

                      論文: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在我國刑事訴訟中的確立與完善

                      隨著人類社會民主、文明進程的推進,人們對于刑事訴訟規律及違法取證危害性的認識也日趨深刻,因此,在越來越多國家的刑事訴訟程序中,都確立了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各國的刑事訴訟均兼有追求實體真實以懲罰犯罪和維護正當程序以保障人權的雙重目的,對于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揚棄也因該目的間的沖突與制衡的差異而有所不同。構建與完善我國刑訴法中的非法證據排除規則要以我國現有法律體系為根基,同時還要結合我國當前的政治、經濟、文化、司法制度及公民法律意識等諸多因素。否則該規則的價值和功能將難以實現,反映在司法實踐中,也很可能被異化或走形。
                      一、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概念和確立
                      (1)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概念及意義
                      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就是指在刑事訴訟中,對于偵控與審判機關采用非法手段收集的證據應當予以排除,不得作為證據在刑事審判中采納的規則。其中的非法證據主要包括以非法方法取得的言辭證據、實物證據和以非法證據為線索而取得的其他證據(這種證據在美國被稱為“毒樹之果”)。 非法證據的排除關系到法律對實體真實與程序正當、控制犯罪與保障人權的價值度的選擇、協調。現代刑訴法的價值就在于,規范國家權力在刑事訴訟中的法律行為,為公民對抗公權力的無端干預提供制度性保障。具體到刑訴法部分的證據規則也是一樣,確立相對嚴格的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首要目的就是要規范公權力在刑事取證領域的運行。而這一證據規則恰恰在維護程序正義進而實現司法公正上有其獨立的價值。它通過規范公檢法三機關使用合法手段,合法程序取證,以獲得真實合法的證據,進而保障公正審判結果的實現。體現了程序正義和實體正義的統一,因此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價值從本質上講不僅在于保障人權還在于準確的打擊犯罪。從而有助于維護司法尊嚴,弘揚法治理念。
                      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功能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有利于保障程序正義的實現。法律具有評價、指引的作用,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建立,使公
                      ……(新文秘網http://www.oqfq.tw省略1318字,正式會員可完整閱讀)…… 
                      較為薄弱,與實物證據在刑事訴訟中的證明力和重要性相比,我國對于非法實物證據理論研究和法律法規實施存在著諸多的問題。目前我國《刑事訴訟法中》涉及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條款一共只有五條,且可操作性不強,隨意性較大,對于如何補正和調查核實存疑證據以及如何嚴格把握死刑案件的量刑證據等存在死角,非法證據排除之路任重道遠。
                      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不足
                      (1)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在理論上存在的不足
                      一是實物證據排除范圍過小。刑事訴訟法第54條中規定了實物證據中的書證和物證收集程序不符合法律規定影響公正的應當予以排除,但范圍僅限于書證物證這些實物證據,然而實物證據較為廣泛除書證物證外,電子數據、視聽資料等實物證據,由于屬于法律法規及配套司法解釋未涉及排除范圍內,所以暫不列入非法證據排除范圍,因此非法證據排除較為狹隘,不能完全體現尊重和保障人權的原則。
                      二是非法證據定義模糊。目前法律法規和配套司法解釋對于非法證據的概念較為模糊,刑事訴訟法第54條中規定的法定程序,缺乏具體的程序規范標準,不能嚴格界定到底履行哪些程序,就算是法定程序,對于不符合法定程序,缺乏細致的解釋規定,如果不標明具體的法定程序和法定程序的違反程度憑借模糊的概念進行實務操作就會產生判決任意性增強的現象,概念上的缺失直接影響到對方法證據排除的認知和具體操作,因此概念需要進一步的細化。
                      三是程序性規定缺乏確定標準。刑事訴訟法第54條規定的,不能補正或作出合理解釋是極為模糊的概念。非法證據的排除,必須經過不能補正或合理解釋這一前置條件才能啟動非法證據排除規則,但由于法律和配套司法解釋未能細化相關規定,導致攻速房對非法證據的使用任意性增強,在具體實踐操作中產生極大阻礙,而且本條法條規定的不能補證和合理解釋,給與公訴方弄虛作假和拖延的條件,引起實踐操作中,公訴方采用各種非法手段取得證據,在法院階段再去補辦相關手續,搜集不屬于非法證據的條件,取得預期勝訴。
                      四是非法證據的補正方式流于形式。目前我國刑事訴訟法,對于非法證據的補證手段較為簡單,缺乏嚴格的補證手續、程序、標準例如被告人陳述的補正手段,有時僅僅是審問民警的一份簽名和單位蓋有公章的證明就可視為合法證據,缺乏嚴格的法律規定和程序,使得部分地區非法證據排除的具體操作和尊重和保障人權成為虛談。因此急需詳細制定具體標明非法證據排除的具體補證程序和手段。
                      五是非法證據的衍生證據未做規定。死刑案件證據規定第34條中,凸顯出了立法者對非法證據衍生證據排除的抵制,實踐中通過非法手段取得證據,再通過非法證據取得新證據的實例比比皆是,如果不將非法證據的衍生證據列入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范圍,非法證據的排除就是紙上談兵,很不利于司法實踐和對被告人人權的保護。將會導致公訴方新一輪的非法證據回避風潮。另外我國目前法律法規對于非法證據的排除還未做到統一化、標準化,這些規定之間存在著邏輯不明確,層次不分明,操作不完善等問題。
                      (2)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在實踐中存在的問題
                      一是非法證據的排除主體與判斷主體同一。我國的非法證據排除是建立在審判人員排除判斷的基礎上,例如刑事訴訟法第56條規定,可理解為是否為非法證據,由審判人員進行判斷。實踐當中容易出現法官的判斷失誤,法官只要認為不屬于非法證據就可以不啟動非法證據審查和排除程序,并且法官在非法證據的排除中,已經經歷一輪的審理核對證據的大致判斷,即使證據確實為非法證據,法官也對該證據予以排除,法官參與到今后案件的實質審理中也會對非法證據留有第一印象,法官不可避免的先入為主,帶有主觀情緒的審理案件,對判決產生較大影響,此外刑事訴訟法第五十四條規定的非法證據排除標準為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給與了法官極大的自由裁量權,法官的感情基礎綜合素質不一與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判斷也是不統一的,過大的自由裁量權容易引起判斷失誤,導致從源頭上無法啟動糾錯程序,并且自由裁量權的加大,極易滋生腐敗問題產生濫用職權等腐敗現象。因此,雖然從規定和制度上對非法證據予以了排除但不能真正影響案件的審理,這與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本質與保障人權的初衷是相違背的。
                      二是缺乏監管措施。非法證據的排除是體現在偵查審查起訴和法院判決等整個刑事訴訟過程中的,偵查機關負責案件的主要偵查,追求迅速準確破案,因此往往對非法證據的收集情有獨鐘,審查起訴機關負責對偵查機關移送地證據案卷材料。進行審查整理并最終決定是否移送法院,在整個訴訟中起到公訴人的角色,因此也會出現刻意隱瞞非法證據的現象。加之法院的自由裁量權過大,對非法證據的判斷不盡人意。因此,非法證據往往在啟動初期就被定性為合法證據,偵查機關審查起訴機關系是證據的收集者,又是非法證據的監管排查者,在此過程中對非法證據的監管沒有具體詳盡的法律規定和程序保障。即使法院判令非法證據進行補證,由于偵查機關和審查起訴機關擁有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很容易在補證程序上獲得極大的自由空間,補正常旭的規范性和合法性,也很難得到保障。因此,我國目前法律和相關配套司法解釋為對補證程序進行規范化規定,是目前非法證據排除可操作性不強、腐敗現象和違法現象增多的主要原因。
                      三、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應如何完善
                      非法證據排除制度對于我國來說是舶來品,因此如上文所述它存在種種不足,因此研究非法證據排除應如何完善勢在必行。對此筆者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1)更新思想觀念
                      由于我國經歷了漫長的封建社會,所以等級觀念深入人心,在法律中就表現為義務當先,因此個人利益非常容易被忽視,在懲罰犯罪和保障人權中,以往的觀念注重與懲罰犯罪,所以有罪推定成為以往人們深入人心的法則。與之同時,在實體正義和程序正義的選擇上,大家的觀念更傾向于實體正義忽視程序正義。因此要想更好的完善我國刑事訴訟中的非法證據排除先要改變人們的思想觀念。首先思想觀念要從有罪推定變為無罪推定,一旦出現證據不足,或者是對犯罪嫌疑人會被告人有罪的證據存疑,就要做出有利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無罪推定。其次要加強對程序正義的認識,在刑事訴訟中我們既要追求實體正義,又要追求程序正義,一旦程序正義缺失,那么非法證據的排出就會遇到很大阻力。
                      (2)完善法律制度
                      認識到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不足為了更好地對其進行完善,我們還應該完善相關的法律制度。首先應該將刑事訴訟法進行進一步的規定和完善,雖然新刑事訴訟法對非法證據排除作出了規定,但是其規定過于簡單,可操作性非常差,一些問題模棱兩可,沒有明確的規定和操作準則。刑事訴訟法中對于哪些情況屬于非法取證,非法證據排除應如何舉證,舉證責任應如何分配,以及是否有沉默權都規定不詳,因此需要通過司法解釋或者其他完善對刑事訴訟法進行完善。其次要完善證據立法,根據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應用和實踐,不難看出對于證據規定以及對證明責任和標準的洗化都不夠完善。再次要在立法中明確非法取證的形式,要對非法取證進行系統性規定,別提高其可操作性可鑒定性。最后憲法作為我國的根本大法,對其他法律有著作用 ……(未完,全文共7027字,當前僅顯示3701字,請閱讀下面提示信息。收藏《論文: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在我國刑事訴訟中的確立與完善》
                      文章搜索
                      甘肃快三